• 旧事忆丛_湖南发展_论坛_天涯社区
    发布日期:2020-09-22 21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那时候,爸爸和妈妈每天要翻过一座山去建筑工地上班。当时,我们是住在当地的农户家里。我最恨的时候,就是爸爸和妈妈上班去的时候,用两根绳子,把我和弟弟栓在堂屋里,一头绑住我和弟弟,一头绑在木窗棂上。活动的范围只有几米的半径。

  最快乐的时候,就是爸爸带我们去上班的时候。在清晨,爸爸一手背着弟弟,一手拉着我上山,在山坡的小径边的枞树林里,有很多小蘑菇,那时候,爸爸就会让我帮他采蘑菇,那些滑滑的蘑菇,好看的,爸爸教我不要采,有毒。采好的蘑菇,就用爸爸的安全帽装好。

  晚上回家,爸爸就会把蘑菇洗净了,或放些大蒜籽或放几粒米一起煮了。爸爸说,如果大蒜籽或米变了颜色就证明蘑菇有毒,不能吃。

  大年初一,兴奋了一晚的我早早的起床,拿了爸爸昨天买好的一封小鞭炮,然后,一个个的拆开编线,小心地放在衣兜里,准备和小朋友们一起去放鞭炮。

  然而,突然发现所有的大人都不见了,连爸爸妈妈也没有看到。于是,我急忙往外跑。到了晒谷坪,看到好多人,其中包括那些比我大的已经读书的哥哥姐姐们都在那里。他们在做什么?

  我飞跑过去,好奇地看到他们排成了队列,好象有什么隆重的仪式。这时,高音喇叭里响起了雄壮的音乐:“敬爱的毛 ,我们心中的红太阳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所有的大人和学生都在跳着同一种舞,一会把双手放在胸前,一会把双手向外挥舞,左脚脚尖着地,随着音乐一点一点的。我和几个小孩在人群的空隙间跑来跑去。大人没有人理会我们,仍是一脸虔诚的跳着。

  有一天,清晨,被妈妈大声的叫骂闹醒了。醒来后,才知道,昨天晚上我家搁在窗台上的闹钟被人偷了。

  那只闹钟,我记得是红色的外壳,里面是一只老母鸡,带了几只小鸡子在不停地嘬米。我还给它紧了好多次发条。

  那时候,杀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件了。牛是农民最主要的生产工具,没有病的牛是坚决不允许杀的,谁杀了就是谁犯法。病了的牛也不允许擅自宰杀,必须经过生产队同意后才可以宰杀。

  那年,要过年了,我们住的生产队有一头牛病了,要到地里宰杀。听到消息,我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跑到了稻田边去看。

  冬天很冷,收割后的田也基本干了。稻田里,几个大汉牵了一头牛,用两根粗粗的杆子,一根绑住牛的两只前蹄,一根绑住牛的两只后蹄。牛大约已经知道了它的命运,一边无助地任他们绑,一边凄婉的哀叫,流着眼泪。

  在“一、二、三”的喊声中,牛轰然得被扳倒。这时,妈妈连忙把我拉回去,不让我看到血腥的场面。

  小弟弟出生的时候,是在家里生的。大人把我赶到堂屋,不许我进去。看到大人们在我家里忙进忙出,我问房东的姐姐,他们在做什么?

  毛毛是冬天生的,要穿很厚的棉衣,而我总是要抱他。抱不起,妈妈就把他放到一个上面小下面大的木桶里,然后,让我带他晒太阳。

  前进中学就在西外街,下了坡,就是步月桥,步月桥下的小溪流到资江。桥边有座残败的木亭,叫望月楼。相传,当年张飞镇守宝庆府的时候,经常带了一个妓女到这里散步、赏月。想不到,张飞老先生一介莽夫竟有如此风雅的故事。

  现在,问年轻的邵阳人,恐怕很多都说不出飞机坪的位置。那里,已经是两个大型的工厂的位置了。

  飞机坪是在的时候修的,是一个军用机场。等我们去的时候,机场已经搬到邵东去了。

  有一天,我和弟弟一起去飞机坪看爸爸妈妈上班。跑过去一看,哇,好深的一片茅草啊。我和弟弟欢快的在草里面跑,妈妈不停的用她的大嗓门叫唤我们。

  弟弟不小心从预制板上面摔了下来,吓得妈妈急急忙忙把弟弟抱到机场留守的医务室里缝针。

  那时候,去读书的路上,我们一定要带两样东西,一个是书包,一个就是铁环了。

  铁环是用钢筋焊接的一个圆环,直径大约50厘米,然后,用钢筋做一个钩子勾住铁环向前滚动。

  12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子璋时间:2007-11-19 20:25:00谢谢楼上的几位!

  13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我是脑猫海时间:2007-11-19 20:30:00滚铁环?我们小学的时候也是我们最喜欢的东东,还有陀螺啊用瓶子盖玩分国啊等等,看到这些感觉很亲切。估计这也就是我们70年代人儿童时代最好的记忆了吧

  那时候,每年的“六一儿童节”我们都要到大祥坪(又称打枪坪)集合,在那里,很多小学的方阵早就被画好了格子。我们的方阵邻近的就是西直街小学、莴家园小学、临津门小学。在大会开始前,我们这些小学生就开始拉拉了,大家一起叫:“西直街,嗲筛筛;临津门,鬼来寻;莴家园,扒烂船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照惯例,开完了大会,就是游行了。从大街上开始,一路喊口号,还有大一点的学生打腰鼓,小的学生就是扭秧歌。一路上,人山人海,尤其是小孩子的父母,更是一定在路边叫唤儿女的名字,煞是热闹。

  滚铁环?我们小学的时候也是我们最喜欢的东东,还有陀螺啊用瓶子盖玩分国啊等等,看到这些感觉很亲切。估计这也就是我们70年代人儿童时代最好的记忆了吧

  消息一出来,我们就兴奋得一下午无心上课了。一放学,书包没有放,马上通知弟弟赶紧回家,要弟弟早点吃了饭,带了凳子,到时候到球场来替我。而我,直接奔到二纺机球场,在那里,早就有人画了很多方格,表示已经有人占了。于是,我们又在那些方格边最和袄的位置再画一个方格,占个位置。

  画了方格是没有用的,还要有人守着。小朋友占在方格里面,大有祖国领地不可侵犯的气势。

  电影是露天的,不管热天冷天,人们看电影的兴致都很浓。在那个娱乐极度匮乏的年代,几部翻过来翻过去的电影,尽管我们熟悉得几乎背得每一句台词,但我们看得还是那么津津有味。

  有一回,他带了弟弟去工地的卷扬机的席棚里点火玩,差点酿了大祸,亮亮被他爸爸绑在电线杆上暴打了一顿。那时候,他才五岁。

  亮亮的爸爸喜欢种东西,他爸爸看到飞机坪有一大块空地,于是种了高粱和包谷,亮亮带了我偷偷穿过包谷林,直到中间地里,把包谷全部扳倒,我们躺在地里吃。这事他爸爸一直没有发现。

  有时候,我们在医务室拣到废针头和针管,就宝贝一样藏起来,然后,某一天,偷偷跑到菜地里,不管谁家的,见了南瓜、冬瓜就打针,把沟里的水抽了,全注到南瓜冬瓜里面去。

  18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子璋时间:2007-11-19 21:41:00十二、红薯和粮票

  每次看到林光常博士大肆宣扬红薯的好处的时候,一点也激不起我的丝毫兴趣。我说,小时候,我就把一辈子的红薯吃完了。

  那时候,买什么东西都是要凭票的,米有粮票,布有布票,糖有糖票,肉有肉票,豆腐有豆腐票。(那时候,叫城里人叫“恰豆腐票的”)

  记得每次爸爸去买米,我和弟弟就会跟上。爸爸拖了斗车,去的时候,载了我和弟弟,回来的时候,我和弟弟帮着推车。

  不是我家的米多,而是几十斤米要搭几百斤杂粮。我最喜欢搭的就是玉米、小米、荞麦什么的,要是碰上搭红薯,那可就是倒霉了。

  经常家里,放了几百上千斤的红薯,除了饭里放红薯,还有烤红薯、蒸红薯、红薯干、红薯片,什么样的花样都吃尽了。

  每次,一有人在外面吆喝:“爆米花啦!~”我们就雀跃的拿一米筒的米或者玉米去打人生米(或“人参米”?)

  那爆米花的人坐在空地上,一手拉着风箱,一手转动着爆米花机。小朋友在后面排了长长的队,等着那几分钟一次的“砰”的巨响。

  20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只有虚心才能进步时间:2007-11-19 23:44:00糖精是煤做的不?一直听人这么说

  21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绝不出墙时间:2007-11-20 08:50:00毛毛本来就是弟弟呀,我们那里不是小名,就是对弟弟的地方叫法。

  2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倾城小妹时间:2007-11-20 12:21:00被绳子拴起来,哈哈

  23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倾城小妹时间:2007-11-20 12:34:00给推荐到了首页的人情

  25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谁知果时间:2007-11-21 00:02:00“要加糖精的一毛。不要糖精的五分。”爆米花的说。

  26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死了都要叫红尘时间:2007-11-21 10:03:00经典的回忆。。。

  尤其是夜晚来临的时候,没有电视,没有电风扇,连收音机都很少,夜间的娱乐就一定是在是群聚在屋外的坪里。

  当各家吃完饭后,在夕阳映红了远山,却远没有了白天的威力的时候,我们开始忙着搬椅子和竹凉席出来,然后帮大人端好茶、带好蒲扇。大人们收拾停当后,点了蚊香和烟,都三三两两的出来了。

  不一回,我们开始嘈着闹着要叔叔讲故事。那时候的故事多啊,什么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薛仁贵征东、征西》、《薛丁山》、《薛刚反唐》呀,每天都听不够。最怕的是讲鬼故事,什么血糊鬼、吊颈鬼、落沙鬼,还有水猴子等等,吓得我们只往妈妈身边躲,偏生还要听。

  有时候,大人就在路灯下面打扑克、贴胡子、画乌龟,我们就躺在凉席上,看着月亮,数着星星,想象嫦娥和小白兔怎么寂寞。经常是在妈妈的儿歌声里慢慢迷糊的睡去。

  30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潼尧时间:2007-11-21 19:22:00人参米,怀念啊,现在城市街头已不多见了

 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(Ctrl+Enter)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