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军旅忆丛】红山居士我身边的兵王
    发布日期:2020-10-17 08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随着电视剧《士兵突击》的推出,国人似乎对军人及军队重新燃起了兴趣,接着各类军旅题材的电影、电视剧如雨后春笋,大多以“许三多”似的人物为主线,以突出个人英雄主义吸引眼球,无可厚非,但那是艺术形象。这里,给大家讲几个我身边兵王的真实故事。

  李作成,是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指挥学院,学员五队一区队一班学习时期的同学,也是我们一班的班长。1979年,李作成奉命带领他的连队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作战。在组织部队进攻战斗途中,李作成的右臂突然被一颗子弹击中。他立即卧倒隐蔽,搜寻敌人的躲藏的位置。经仔细观察,他发现敌人就在距自己不远的隐蔽物后面,便毫不犹豫,如猛虎扑食一般,迅速冲到敌人面前,左手抓住敌人发烫的枪管向上一托,右手扣动板机,将敌击毙。救护人员对被子弹击穿的右臂进行止血处理和夹板固定,对被烫出血泡的左手进行简单的包扎,准备送其到后方医院作进一步深入检查治疗。他毅然决然地拒绝了,始终坚持在第一线指挥战斗,带领连队攻占敌阵地,全歼守军,圆满完成了作战任务。接到前方战报,高兴地说:“好!好!立即报军委”。战后,李作成被授予“战斗英雄”称号,光荣的参加了党的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,并被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。

  白跃寿,是我在陆军指挥学院学习期间所在班的副班长,是李作成的副手,入学前,是某集团军侦察营营长。他个子不高,却有一身的好功夫。每年都多次立功受奖,按照一年两次立功或以上时,高功抵低功的规定,即便不计算每年都有较低的功劳被取消,他的身上还是挂满了奖章,用现在的话说,是立功专业户。一次,他奉命率领侦察小分队执行夜间敌后侦察捕俘任务。小分队在他的带领下,悄无声息的从敌人防御间隙插入,绕过雷区,抓获敌军官一名。返回的路上,小分队在密林深处与一股敌人相遇。他沉着冷静判断敌情,指挥两人看押俘虏,其余人员以他为中心,悄悄向两翼散开,果断开火。战斗结束后,来不及打扫战场,组织部队迅速撤离。第二天,得到准确消息,那场遭遇战,歼敌一个排,毙敌27人,战损比0:27。他个人被记一等功,但同时,不久之前立的二等功也被取消。

  张建华,也是我在陆军指挥学院学习期间的同学,入学前,是某集团军团参谋长。战场交接时,不知是谁的疏忽,接防部队漏接了一个据点,当上级检查发现时,已被敌人所占领。该据点所处位置十分重要,为填补漏洞,卡住口子,部队多次组织强攻未果,伤亡很大,为此还引发了一系列问题。在研讨进攻失利的教训时,时任团作训股长的张建华同志的发言,引起了师长的注意。张建华认为,前一时期,上级越级组织的多次进攻战斗,组织指挥、兵力部署、火力配系,都不符合实战需要,更像在组织演习。必须改变作战思路,另辟蹊径,以侦察兵突袭为主。师长说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这次战斗的前线总指挥,干部可以在全师选调,兵力兵器随你调遣。接到命令后,张建华并不急于制定作战计划,而是利用两个月的时间,进行了充分的战斗准备。他先后9次深入前沿阵地勘察地形,其中2次抵近侦察,获取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。经过缜密侦察,反复论证,他发现,敌人十分忌惮我军的夜战近战特长,针对性极强地采取了应对措施,将我强项变成短板。遂决心反其道而行之,逆时而动,抽调16名侦察兵,组成2个突击队,分别由1名干部带领,于上午10时发起攻击。突击队携带爆破筒等武器、器材,利用白天敌人疏于防范的时机,迅速逼近,向敌工事内投掷2枚爆破筒。在爆破筒炸响的瞬间,军师团三级的8个炮兵营集中火力,向敌其他阵地实施火力急袭,掩护突击队作战。本次昼间突袭,我英勇的16勇士,仅用11分钟就结束了战斗,创造了奇迹。他又派出工兵抢修工事,重新构筑防御阵地,最后,将阵地交给步兵驻守,圆满完成了指挥作战任务。张建华因此被记个人一等功,升任团参谋长。

  和平时期,在执行各项任务时有过惊人或突出表现的人,或训练比赛成绩特别突出的大比武尖子,他们就是模范。

  崔同山,也是在我陆军指挥学院学习期间的同学,入学前是某集团军红军团的一名优秀营长,全军二级英模。该人身材高大威猛,典型的山东大汉形象,看到他就让人联想起好汉“武二哥”。他有许多称号,战友们叫他“崔大干”,不熟悉的还以为他的名字叫“大干”呢。更被大家认可的是“老铁”、“军中铁人”。七十年代初期,在一次新式武器测试中出现意外,他的右手拇指和食指被炸掉,左眼失明,被评为二等甲级残废。他身残志坚,出院回到军营后,不顾劝阻,毅然投身到火热的军事训练中。残疾使身体的平衡、协调能力下降,一些科目的训练难度,相比健全人的难度成几何级数增长。为此,他比别人早起,晚睡,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,加班苦练,圆满完成了当年各科目训练任务,并取得了比健全人更加优秀的成绩。师长、师政委听到关于他刻苦训练的情况汇报,专门对他进行考核,成绩让人震惊。投弹55米,百米障碍22秒,单杠大回环十几圈。射击成绩更是突出,半自动步枪9发子弹86环,班用轻机枪100发子弹,命中87发。提干后,他更是身先士卒,苦活、累活、高难度活、危险活,都是冲在最前面。他当排长,所在排被记集体三等功,个人二等功。他当连长4年,硬生生把一个后进连队带成了先进连,党支部被评为先进党支部。他当营长,一心扑在基层建设上,当得知要被提升为副团长,就给上级领导写信,表示基层更适合自己,要在基层多干几年,为党多做些工作。

  李广宽,是我军旅生涯中第一位线年底我被调到师司令部作训科任测绘员,他是训练参谋。1961年,李广宽入伍时,正是蒋介石“”闹得最凶的时期,边海防经常有武装特务渗透袭扰。为提高杀敌本领,他将自己掌握的知识用于指导训练,并对一些技术动作加以改进。当时,部队还在使用50式冲锋枪,就是雷锋挎抢照片的那种。这种枪射程近,散布大,精度不好。为解决这一问题,他反复摸索,终于找到提高射击精度和缩小射弹散布,连发命中的诀窍。他对投弹训练更是上心,摸索出手榴弹出手后,在空中加速翻滚前行的技巧。教练弹投掷一出手七八十米,实弹投掷一般都是空炸。他的这些改进,很快在部队中推广,使师整体训练水平提高了一大截。他还把刺杀突刺的踏步刺改为跨步刺。突刺时左脚不动,随着身体前倾的惯性,右脚向前跨出一大步,这样出枪迅猛,枪刺运行距离大。1964年,在沈阳军区组织的大比武中,他运用这一技术曾将对手直接刺倒在地,引起不小的轰动。后来,师教导队示范班普遍采用这一技术。

  姬长福,是我在师教导队任文书时期的战友,时任示范班的班长。他中等身材,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“干练”,属于人见人爱的那种。1969年,省军区教导大队一名副大队长到示范班挑人,师司令部副参谋长王舜天陪同。示范班正在列队准备战术训练,这个副大队长一眼就相中了姬长福,王副参谋长立刻耍赖说,除了班长谁都可以。当时的单兵技术主要有射击、投弹、军体、刺杀、爆破(当时还没有百米障碍),统称“五大技术”。为了适应未来高强度的作战需求,他直接给自己增加训练难度,沙袋从不离腿,子弹袋、手榴弹袋都是满负荷,还要坚持每天5公里越野。五大技术他无一不精,射击点射技术堪称一绝,8发子弹三个单发,两个点射,每次都命中7发以上。他的胆大也是出了名的,为此,吴教员给他起了个绰号“拼命三郎”。当时我国还很落后,步兵基本没有什么打坦克武器,只靠反坦克手雷、炸药包、爬坦克三宝。面对行进中的庞然大物,战士们都有些打怵,只见他顺着坦克行进的方向跟跑了一段,突然跃起抓住坦克叶子板和炮塔扶手,爬了上去,给大家吃了个定心丸。事后,我问他,“你就不怕吗?”他说“怕也得上,我是班长,要给大家作表率”。为落实“我军有刺刀见红的精神,和随手榴弹飞出爆炸而猛进的勇气”的精神,教导队在全军首创投弹打冲锋训练科目,为能得到推广,他们利用各种机会为部队和民兵做示范。1969年的冬天特别冷,零下二十七八度的低温,使姬长福的投弹动作有些变形。平时投弹都在45米以上的他,那天只投出20多米。做完投弹动作后,他习惯性地端枪冲了上去。投得近,跑得快,手榴弹在距他仅有4米的时候爆炸了,而这个“拼命三郎”只是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,又回来了。手榴弹有效杀伤半径是9米,即便是上坡,也差不了多少。事后我帮他分析,爆炸瞬间刚好手榴弹的木柄朝向他,使他捡了一条命。这次意外,并没有改变他的心性,依然是那么无敌、无畏的强悍。

  注:在本文写作过程中,得到崔同山、张建华、马志等同志的大力支持和帮助。张建华同志多次与本人电话、微信沟通,对主要内容做出了重要修改。崔同山同志在病中还关心本文写作,提供了第一手资料素材,就文中出现的偏差给予更正。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。

  作者简介: 韩志坚,辽宁沈阳人,一生都拿着枪,先从军,后从警,现退休赋闲。也曾舞文弄墨,但多属文电报告之类。虽偶发灵感,凑上几句小诗,亦属自娱自乐,自我陶醉而已,未敢有当诗人的奢望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