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十章 童子埋香择守道
    发布日期:2020-06-30 03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噗!”何岳镇又是一口茶水喷出,看着一脸单纯的吕守道,觉得对方不像是在演戏,心中轻蔑之意更重。

  吕守道觉得此人太不干脆,接连换了数个词,他一个不明。抬起头懵懂的望着何岳镇,说道“什么是鱼水之欢?”

  何岳镇觉得有些崩溃了,他恨不得抽出哭丧棒把眼前的小白一下子打醒,可是在雨果仙子的色悠阁他还不敢这样做。他尝试解释清楚,“就是行周公之礼,可明白?”

  何岳镇点点头,松了一口气,以为对方明白了,却听对方又问道“周公是谁?怎么行礼?”

  何岳镇在脑中搜刮还有什么词可以解释的清,“行房!就是行房!”何岳镇大声对着吕守道说道。

  这下吕守道可算是明白了,虽然才15岁,可是对男女之事也不是丝毫不懂。当下脸上大变,问道“难道和桃子行房,那些桃子就会化为人形吗?”

  “桃……桃子?”何岳镇脸上突显几条黑线,“拜托,吕道友,那些是桃夭。我们不是跟桃夭行房,不……不是,也算是桃夭……哎呀,怎么说呢?我慢慢给你说吧。”

  原来这桃夭是上古灵物,若想化为人形,需得和人类交合,取其童子元阳,便可褪去桃身,化为人形。

  交合前,桃夭女王点拨桃夭,可以让桃夭有几天的化形期,这段时间再和选定的人类交合,抛开桃夭之心之后,就会成为人形。

  吕守道没想到要和桃子……桃夭交合才能得到桃夭之心,这或许就是师尊所说的机缘,只是这机缘让吕守道有些难为。

  吕守道虽然不想献出自己的元阳,可师门任务也不能放弃,只好走一步算一步。

  何岳镇和吕守道交谈起来,旁敲侧击之下,也明白对方确实是刚入修仙大道没几天,只是……何岳镇盯着吕守道背后的长剑,眼中闪过一丝忌惮和贪婪,又看了看吕守道腰间鼓囊囊的储物袋,眼中的贪婪之意更盛。

  又过了片刻,雨果仙子走入阁楼,笑着对何岳镇说道“何师侄,可解释通了?”

  “二位英才都是才俊,不用大比,直接通过。二位请跟我来。”雨果仙子在前面带路,吕守道和何岳镇站起身跟在身后。

  走出色悠阁,经过一道花间走廊,来到一处烟雾缭绕的神仙所在。雨果仙子引着二人进入一处阁楼。这处阁楼高耸入云,巨大的牌楼上写着“玉生香”三个婉约大字,旁边还有一联“天涯白骨笑苍凉,雨落忘川玉生香。”

  进来阁楼,见已经有一桌宴席摆好,雨果仙子坐在首位,示意二人坐下。待二人肃入宾座,雨果说道“修仙之途漫漫,要劳逸结合,今日我们放松一下,不醉不归!”

  何岳镇端起面前的酒杯,对着雨果遥遥颔首,说道“那师侄先敬师叔一杯!”雨果端起酒杯,笑着说道“却之不恭!”

  吕守道自幼熟读圣贤书,对于酒桌上的礼节还是知道一些的,也端起酒杯说道“我也敬师叔一杯,希望……希望师叔永远青春不老。”

  碧绿色的酒液滑过喉咙,带起一丝火辣之感,吕守道第一次饮酒,脸涨目赤,连连饮下数口茶水才恢复正常。

  何岳镇可不客气,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青菜,放进嘴里,一股浓郁的清香从喉间贯穿到鼻间,说不出的舒服。不由得他又夹了一筷子。

  酒过三巡,吕守道只感觉昏昏沉沉,他知道不能再喝了。雨果又让来酒,吕守道拱手说道“师叔,师侄初次饮酒,早已现出醉态,不可再饮了。”

  “哎。吕道友,今日可要不醉不归,岂能现在就不饮?”没等雨果发话,何岳镇先说道。

  “吕小道友不喝没关系,喝这桃汁也可。”雨果说完,一名侍女倒上一杯淡黄液体,吕守道端起抿了一口,酸甜可口。

  吕守道嗅得清香,闻得仙乐,赏着舞蹈,一股堕落的心态隐隐生成,他的道心一阵颤抖,眼光不经意间掠过何岳镇,心中道心再次稳固。“大仇未报,岂能堕落?”

  虽席间靡靡,但雨果一直暗中观察二人表现。何岳镇看着舞女曼妙身姿,眼中隐现色光,美酒也一杯接一杯,不住饮着,腐化之表象显露无疑。吕守道神色坚毅,看着舞女也仅仅是单纯的欣赏之色,雨果不禁点点头,心中有了打算。

  半个时辰后酒足饭饱,雨果拍拍手掌,舞女退下,稍后有一名侍女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,把托盘放在吕守道身前。

  何岳镇喝的有些多,见吕守道面前有人送上托盘,而自己这边久久不见有人来,不由得脸色一沉,问道“师叔,为何……”

  雨果冷着脸,不复先前热情,说道“你走吧,我早已暗中取了你的一道发丝,经过秘术,检测发现你早非童子之身,是你师父用术掩盖了真相吧?”

  “我桃夭谷请你喝酒吃宴,也算厚待你了,礼节尽到,你可以走了!”雨果撇过头,不看何岳镇有些难看的脸色。

  何岳镇心中的愤懑无处发泄,想到师尊来时的屡次嘱托,说这桃夭谷牵扯到的红尘情缘太多,许多上神年轻时都曾在桃夭谷待过,甚至不少人的元阳都是献给了桃夭,所以桃夭谷的实力远不止表面上的这般,这里面水极深。

  何岳镇深吸一口气暗自捏碎一件东西,露出阴翳的笑容,走到吕守道面前,拍了拍吕守道的肩膀说道“吕道友福缘不浅啊,那我先走一步了。”

  吕守道掀起红布,只见托盘上有数十个鸟蛋大小的桃子。吕守道轻轻拿起一个正要细看,突然桃子伸出来两只手臂,抱住吕守道的手指,“吃我,吃我,吃我!”

  托盘上的另外那些桃子纷纷伸出手臂,打着哈欠,看到吕守道,在托盘上蹦蹦跳跳,用奶奶的声音说着“吃我,吃我!快吃我!”书籍推荐!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