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美股新股前瞻前有Wework IPO流产后有优客工场(UKUS)讲媒体故事
    发布日期:2019-12-14 07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ework上市流产的消息曾轰动一时,因为从470亿美元的估值暴跌至80亿,这家被誉为最具价值的科技初创公司仅用了6周时间。

  上市无望后,Wework迎来了一系列变故。在创始人亚当诺伊曼被免去CEO职务的同时,公司宣布裁员2400人,并欲开始变卖资产“回血”。

  即使投出了阿里巴巴(BABA.US)这样伟大公司的孙正义,也在Wework上“栽了跟头”。虽然Wework目前的市值跌至80亿美元,但软银先后已在该公司上砸下了130多亿美金。为了让Wework在上市失败后继续运营,孙正义承诺再为Wework筹集50亿美元的融资。

  而发生这一切的根源,则是华尔街对Wework巨额亏损的担忧。随着Wework IPO的流产,市场对于共享空间生意模式的质疑也空间高涨。

  就在这样颇为严峻的背景之下,中国版“Wework”——优客工场(UK.US)于在12月11日向SEC递交了上市资料,申请在纽交所上市。

 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优客工场成立于2015年4月3日,并于当年9月启动了首个合作空间。在之后的四年中,优客工场高速扩张。为了减轻资本压力,在采用自营模式同时,优客工场还开发了轻资产扩张模式。在该等模式下,房东承担了大部分的资本投资,而优客工场则以自身品牌提供空间设计、建造和其他管理服务。

  截至2019年9月30日时,优客工场在中国和新加坡的41个城市中打造了197个工作空间,其中的171个已投入运营,剩余的26个正在建设或准备施工。而轻资产模式下的空间则有39个,占优客工场总管理面积的22.8%。

  与此同时,优客工场搭建了一个包括智能办公系统、物联网解决方案和数据管理系统在内的智能集成平台U Bazaar。通过该平台,优客工场可以为会员提供离线和在线服务。这与Wework较为相似,为自己的租客创建了一个社交网络。

  随着工作空间数量的大幅增长,U Bazaar平台上的会员也快速积累。截至目前,该平台上有大约60.96万名会员,其中包括约58.46万个人和2.5万家企业。

  而在优客工场快速扩张的背后,是强大融资能力的支持。智通财经APP在天眼查中发现,优客工场自天使轮融资开始,前前后后有高达20次的融资次数。较为出名的创新工场、真格基金、红杉资本、普思资本、天弘基金等都是优客工场的股东。

  据上市资料显示,目前创始人毛大庆及其配偶持有优客工场35.27%的股份,其他董事及高管人员仅持股2.38%。此外,AMBITIOUS WORLD LIMITED持股8.56%,Starry Shore Company Limited持股5.31%。剩余的50.86%则由其他基金或投资公司持有,但占比均未超5%。可见优客工场股权较为分散,解禁期过后,将对股价造成一定压力。

  从运营指标来看,优客工场在2018年扩张较快,但2019年的扩张速度则有明显减缓。智通财经APP发现,2018年时,空间数量、运行中的空间数同比增长分别为103.2%、145.45%。与此同时,工作站的数量也大幅飙升,运行中空间的工作站数量同比增长172.22%。但2019年前三季度时,空间数量仅增6家,运行中的空间数增加了9家,工作站的增速则下滑至14.13%。

  从使用率指标来看,由于2018年快速扩张,2019年的入住率逐渐提升,会员保持高增长,从而推动使用率的上升。据上市资料显示,2018年至2019年前三个月时,优客工场的会员人数都保持了超过140%的增长水平。因此,运营空间的占有率在2019年前三个月提升19个百分点,成熟空间的使用率则从2017年开始便稳步提升。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,行业中成熟空间的使用率平均为62%,而优客工场在今年三季度时的使用率高达83%,远高出行业水平。

  不过,由于成熟空间需要两年时间的过渡,但优客工场在今年放慢了扩张速度,那么在2021、2022年时,优客工场的业绩增速将有一定的放缓。

  从收入来看,优客工场的变现速度显著增强。2018年时,该公司的收入为4.49亿人民币,同比增长168.86%。至2019年前三季度时,收入同比增长210%至8.75亿。

  但智通财经APP发现,2019年前三季度收入的大增不仅是因为工作空间渗透率的提升,与公司在2018年12月收购的省广众烁有很大关系。省广众烁是一家新型的数字整合营销公司,在前三季度时,该公司贡献的收入占比高达46%。

  若剔除省广众烁的收入,那么优客工场2019年前三季度的收入为5.96亿,同比增长仅37%,较2018年仅100%的增速显著下滑,由此可见,在扩张变慢后,收入增速也随之放缓。鉴于2019年前三个月的扩张速度,2020年时,来自工作空间的收入增速或将再下一个台阶。

  从毛利率上看,省广众烁的营销和品牌服务毛利率仅有9.67%,结合收入增速来看,该公司目前还处于发展早期,因此大概率处于亏损状态。随着使用率的提升,优客工场工作空间的收入成本也逐渐下降。通过计算能发现,2017年时,该业务在收入1块钱的同时毛亏1块钱。但至2019年第三季度时,该业务每收入1块钱,毛亏已下降至0.42元。

  得益于省广众烁的收入贡献以及工作空间运营效率的提升,优客工场整体的净亏损率明显改善。2019年前三季度时,净亏损率已降至65.5%,较去年同期直降超30个百分点。

  事实上,净亏损率受到了长期资产减值、长期投资减值、公允价值变动的影响。若采用经调整后的净亏损率来看,2019年前三季度时,已下降至39.2%,较去年同期下降超37个百分点,运营效率改善明显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强大融资能力的支撑,优客工场在负债上的把握相对稳健。在高速扩张的2018年,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88%,而随着2019年增速的放缓,公司今年三季度的资产负债率已下降至57.57%。但若剔除商誉,则增至80%。

  虽然Wework上市的流产让华尔街对共享空间的巨额亏损颇有争议,但不可否认共享空间的市场需求确实存在。

  据佛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,中国共享办公室规模从2013年的11.7人增至2018年的174.1亿,复合增速高达71.7%。预计至2023年时,复合年增长率仍高达50%。

  既然需求存在,如何运营便是关键。且中国的共享办公室行业较为分散,即使优客工场在国内已成为龙头,但其市占率仅有4.7%。鉴于共享办公室的行业特点,未来只有融资能力、运营能力、品牌都相对较好的企业才能在该行业中脱颖而出。

  优客工场依靠强大融资能力和“自营+轻资产”的模式抢跑一步,且运营能力逐渐改善,后续将受益于行业的持续发展。不过,优客工场所面临的问题也并不少。

  首先,运营效率的提升与2019年扩张速度的大幅放缓有明显关系。为了上市获得高估值,优客工场放缓扩张让利润表、资产负债表都变得相对好看。但至2020年时,来自共享办公室的收入增速必将因为2019年扩张的放缓而有所降低。

  其次,由于省广众烁的营销及品牌服务贡献了将近一半的收入,对优客工场整体运营效率的提升起到了助推作用。事实上,共享办公室业务的运营效率是低于业绩中所展现的数据的。

  此外,即使优客工场的运营效率已有所改善,但该公司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是不争的事实,2019年前三季度时,经调整净亏损为3.43亿人民币。且中短期内难以实现盈亏平衡,为使规模扩张,亏损加大也并非不可能。而美股市场对于持续亏损,现金流也迟迟不能转正的企业较为厌恶,估值会大打折扣。

  同时,由于融资轮次较多,基金、投资机构等总计持股超50%,而该等股东持股比例均未超5%,可见股权较为分散。若解禁期满,股价必将有所承压。

  经历了Wework上市流产一事后,市场对共享办公的态度有所冷淡,且优客工场的发展也只能算有忧有喜。若后续定价过高,不受市场欢迎也很正常。

Power by DedeCms